抄底,更适合基本面交易者

许多人很期待疫情后的复工逻辑,虽然当下商品价格并不算便宜,但在全球货币超发及俄乌冲突的背景下,确有产品确实潜在较好的买入机会。另外,当下热点话题太多,但太烫碰不得,反而没话题了。找了一篇过去写的文章,截取了一段补充改写了一下。

交易员一直有“追涨杀跌”和“摸顶抄底”两种倾向。追涨杀跌走在右侧,必须是顺应趋势,缺点是介入的时候趋势已经过去很多了。笔者曾经想按技术流手法抄底棕榈油,让朋友通过电脑监测系统盯着盘,但涨了近500点的时候,朋友欣喜地告诉我突破了,可以入场了。那隆起的山丘多少有些风大了。

中长周期的低买操作赢率较高
在国内商品衍生品市场兴起前,大宗商品贸易商的采购分销行为常包括中长周期的价格投机,在价格相对低位的时候边卖边补,保有低价库存最终获利。笔者过去做化工原料进口分销时,采购的频率同样是比较低的,除了合约货,一年只会密集采购几次。笔者一直信守老领导卖得好不如买得好的教诲。那时的采购原则是宏观驱动下的绝对价格,做中周期价格投机,依据是宏观+绝对价格+产业链利润(相对价格)+供需(改善预期)。预期宽松的宏观环境下,产业链各产品利润都不高的,这个时候开始建仓,一轮操作周期还是比较长的。这种手法在没有类似2008、2020年宏观强震的情况下,成功的概率很高的。其实辅以规避预期外风险的套保,仍是有效的现货操盘方法。说白了,就是抄底二字,雅称价值投资。

理论上讲,商品(期货)是有底部的。四位数的茅台和三位数的茅台股票,区别在于有多少资金在抬轿,但对商品来说,四千块的螺纹钢却不可能掉到四百块。说明了一件事,就是商品抄底比摸顶更靠谱。

笔者过去认识一个很厉害的操盘,他虽然是技术流,却热衷于绝对价格的研判,会通过小仓试仓,捏到趋势后浮盈加仓,去做这种高风险高回报的交易。笔者还有一位朋友,每年出12期商品期货投资月报,推荐当月基本面矛盾最大的品种,其投资策略赢率非常高。他的依据就是边际、驱动、基差和结构,尤其是绝对价格。即,驱动还在发酵,但价格已经不合理。这就是逻辑和常识在打架。假定,姚明女儿可能会涨到1米9,现在1米7(现货),盘面2米2,技术流看3米,划线党看4米。根据常识去做,我们会避免在山顶凉快。

下跌中商品价值支撑,上涨中投机资金推动
理论上,期货价格是没有上限的,所谓牛市不言顶,如果没有恰好空在最高点附近,即使最终价格会回归合理位置,但是中间过高的价格,不断增加的保证金可能早就爆仓了。当价格不断走高时,期现共振上涨,随着梦想第四维打开空间,摸顶者很容易铩羽而归,比如这两年的“为国空矿”,就是所谓的“跌有底涨无边”。而当价格不断走低时,势必会触及到它的成本,价值的边际效应越高,但实际交易中,成本也是动态的,太早抄底也是会被爆仓的。

不管怎么说,抄底或摸顶,遇到极端行情都容易功亏一篑。但是在展期有利,不加过多杠杆的前提下,抄底更符合基本面逻辑的交易者。

价格高了或是低了,自然会影响供需的展望,盘面上会表现为拐点。是什么因素促成了价格驱势的扭转呢。当商品价格已经有悖常识,比如说已经引起上下游亏损,可能驱动增产或减产,存在巨大的获利需求,等等,但仍在正反馈或负反馈的逻辑叠加过程中,那会引起全市场的关注。那投研的重点,就是对库存拐点的研判。有几个套路来分析这种矛盾,比如利润驱动平衡模式、产业替代变化模式、强弱对比动态模式、升贴水结构模式等等。拐点,可能是来自宏观面、消息面甚至情绪变化,先是摔了一个杯,然后整个桌子翻了,大家才知道盛宴结束了。

抄底仍是高风险操作
谁扭转了,什么时候扭转,确实没办法去精准研判。至少我们在雪崩前,已经意识到了风险,甚至在等待入场机会。可悲的是,许多人本是想做多或是做空的,因为行情来得太突然,幅度太大,他反而不确信了,会去搏个反抽或回踩,从而忘记了初心。一旦加个仓,就被趋势反过来再碾压一遍。

摸顶抄底呢,是种掌握先机,缺点也很明显,逆势接飞刀会死的。如果中庸一下呢,战术上倾向追涨杀跌,战略上瞄着摸顶抄底?简单说,就是顺势交易的同时,注重商品价格边界的研判。听上去不错,但市场未必给予完美入场条件。

笔者有几个建议:1、走稳再抄。除了你是大资金,应不会想着凭借一己之力反转盘面,如果买入后出现盈利,且盈利在增加,一定会增强你的持仓信心。2、带着止损。抄早了,仍是要止损,截断亏损。比如价格触发新低就止损,然后等待新的入场机会。3、轻仓不败。即使是左侧的1+1-2操作,也有发现首仓逻辑错误的余地,而大仓位左侧,一旦被咬住,即使正常止损了,损失也是难以挽回的。4、移动止损。留一点回撤空间,让利润跑起来。

最后,不要相信自己的好运,怕什么一定会来什么。所有的高风险、高难度的操作,都需要扎实的基本功和操作技巧。无投研,非商品,要看更大范围的产融觉醒后,谁的投研和风控体系更科学,更完善,谁就能走得更远。